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 编辑时间: 2020-07-23
  • 浏览量: 196
  • 作者:

今年的夏天很特别,饶舌、亦或称它为说唱的音乐风靡了整个华语市场。「中国有嘻哈」透过可观的製作费及强大节目团队加持,让首档饶舌类的大型选秀节目在华人圈发酵,除了製造了不少的明星,也提拔了许多的 underground rapper,儘管他们没有前进最后几强,但的确也帮自己取得不少的关注。而在这波改变主流印象的嘻哈动荡前,其实华语饶舌圈中早就已经有大批人在耕耘,包括热狗、大支,以及押韵的开始 ─ 参劈 TriPoets。而此番编辑很开心邀请到了「参劈 TriPoets」的成员,老莫 ILL MO 来到 CooL 次文化单元访谈,除了谈及老莫的嘻哈经历外,也透过他自身的体会,为「学院派饶舌」这词下了独到定义。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老莫 ILL MO 为饶舌团体『参劈 TriPoets』成员,其团体除了是学院派饶舌之先驱,他们于 2004 年发行的饶舌作品『听说』更是台湾首张的 mixtape,之后陆续在 2008 年发行专辑『押韵的开始』及书籍『参劈的饶舌大计划』。而在 2012 年也与大叔共组『温故知新』发行同名 mixtape、并于 2014 年释出『写照』专辑。现在,老莫 ILL MO 不仅为淡江大学英文博士候选人及讲师,他也不定期会在 KKBOX 上撰文写稿、编辑嘻哈歌单。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老莫” 这名子满容易知道是出自您的中文名子,但好奇 ”ILL MO” 的名子为何而来的呢?

老莫:国外的饶舌歌手不是都会帮自己取一个名子吗?不太会用本名。因为我最喜欢的饶舌歌手有两位,一位是 NAS、一位是 COMMON,那 NAS 他的第一张专辑是一个嘻哈经典叫 illmatic,那前面就有个 ill,那事实上在黑人的俚语里面,他们也时常会用 ”ill” 来代表说很屌、很酷,跟 sick 是一样的。那我是英文老师吗 (笑)!在早期的时候我就对英文很有兴趣,我就去研究,其实它的用法跟 ”oh!他刚刚的灌篮超噁心超变态的” 一样,ill 原本是一个负面的词,但拿来形容人时就转为正面,那我就觉得这个用法很有趣,而且只有取我的姓 MO 当名子的话也感觉很孤单,所以就把 ill 加在前面。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在早期,宋岳庭就用了押二韵的方式作词,而参劈是学院派饶舌的先锋,在起初怎幺也会想到用大量的韵脚去诠释饶舌歌曲呢?

老莫:当然宋岳庭的影响力是非常非常庞大,就他一整首歌都做到很工整、而且是技术门槛高的押韵方式,押两个字或是更多,可是其实在那个时候,或在那之前,参劈就做过一样的事情,或甚至说更多元的作法。而之所以我们会使用比较多的韵脚去排列,是因为当你在唱饶舌的时候,你会去追求一个流畅度,然而韵脚是可以去加强歌曲的流畅,也能透过韵脚去强化语气及饶舌时的 grooving。我们也会去参照国外一些我们喜欢的饶舌歌手,假如他在一段 verse 里连续押韵,我们就会想说如果把它转换成中文该如何去表现,但在那时候时是没有人可以让你学的,没有 PGone 或着其他人给你去模仿,只能自己去摸索。所以就可能是国外的一个 flow,我们会去把它记住,譬如这边两拍他押了一次韵,那就去研究我们中文要怎幺做,但中文和英文又有一定的差异,在语言的本质上就不同,因为我们中文有四声嘛,那英文其实是没有,所以就是在押韵的时候除了要讲究你的韵脚有到,有时候连声调你也要顾,要不然你声调跑掉的话听众也不知道你在讲的是什幺字。正因为中文有四声的限制,所以在一开始很多人说中文是不适合拿来唱饶舌的语言,台语会比较好,因为台语的声调比较多样化。但到头来,现在其实也证明了是事在人为,你有去尝试的话就会有许多不一样的可能性。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所以起初是为了凑成更多 flow 的变化,进而产生出饶舌学院派?

老莫:其实学院派这个名子可以好好的聊一下,我觉得大家对学院派的解释可能已经不是一个正面的形容词了。好像假如你今天是位学院派的饶舌歌手,就代表说你只会在那边追寻押韵,或着认为学院派只会讲究说歌词押了几个字和里面有甚幺样的 punchline 而已。但对我来说,我自己认为学院派这个称谓不单只是因为我们学生的身份,而是我们认真的在看待唱饶舌或着嘻哈这个东西。如果说你今天很喜欢一件事情,你是不是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研究它、去了解它,然后关于它的所有事情都会想要知道。那这其实就是学院派的一种精神,因为你喜欢它,所以你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饶舌歌手是怎幺唱这句、他是怎幺押韵,或者怎幺样去构成这首歌,而且他主题怎幺写、他里面有甚幺隐喻、他背后有甚幺故事,这些你都会想要知道,所以我觉得学院派,其实应该是在说你真心喜欢嘻哈音乐或是饶舌,而进一步想要去了解跟它所有相关事情的人,这个我们才把他称为学院派,这样子我觉得比较公平,要不然大家就会直接把学院派和书呆子连结在一起,我觉得这样有点太简化 ”学院派” 了。

CooL:一般人对 ”学院派” 这名子的认知就是押韵再押韵,所以老莫不认为是这样子?

老莫:我不觉得是这样,其实台大嘻研社最一开始,不是只有台大的学生,除了创社的林老师还有苏同学是台大的学生以外,其他人都是来自台北各个不同的学校。那会聚集在那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就是少数真的很喜欢嘻哈音乐的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去认识,到后来尝试创作、开始表演,或着去进行一些相关的研究和撰写文章。其实最一开始的起点就是你很喜欢饶舌音乐,然后你知道的这些事情你也想要跟其他人分享,所以不能说因为我是一个学生的身份来做这种事情,你就说 ”喔!所以你是学院派”,因为我追寻押韵,不一定代表我是学院派呀,我说不定就只是个很懂得押韵的人嘛!你说很懂得押韵的人他一定是个博士嘛?对不对,那也不见得呀。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乐迷都很想知道的,参劈有没有可能再合体释出歌曲?

老莫:其实参劈有可能合体再出歌曲,前一段时间是因为林老师一直在国外,虽然现在他已经回到台湾了,但他目前的教职是在清华大学。那另一位团员小个目前也是 GOGORO 的副店长,就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家庭、有自己全职的工作,所以能凑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那真正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也是都在讲一些垃圾话或着吃吃饭而已,没有认真的去讨论说要不要空出一段时间来写歌或创作。也许未来吧!我相信会有,但是是在怎样的机缘下,我还不能确定。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老莫不仅在 hip-hop 相关方面知识深厚,在穿搭、潮流品牌也是具备丰富的见闻,想问老莫自己最爱哪个品牌,为甚幺呢?

老莫:我台湾的话是 Prettynice,因为我喜欢有故事的衣服。我喜欢衣服不只是穿起来帅,那当然穿起来帅很重要啦!可是因为我喜欢嘻哈音乐,所以我会希望我所穿的衣服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喜欢的嘻哈文化,那我觉得 Prettynice 是在台湾做这种美式嘻哈算是非常到位的一个品牌,它的设计也好、或着图案翻玩、材质布料的选用等等,我都是觉得非常厉害,然后也应该要有更多人认识 Prettynice。那如果是国外的话,小时后当然也会喜欢 a bathing ape 这种比较花俏的,可是因为我也三十好几了,每天都穿着花不溜丢的去教课也怪怪的,所以我现在比较常穿的是工装龙头,Carhartt。Carhartt 的选择看来比较朴实,那朴实相对来讲,在生活里也能轻易融入日常各式各样的穿搭,不会太过突兀。而且 Carhartt 的材质穿起来很舒服,又很耐洗,这是我很推荐 Carhartt 的原因。

CooL:那老莫最喜欢的球鞋是哪双呢?

老莫:这有点困难耶 (笑),因为这其实也一直在变化。在刚开始接触嘻哈文化的时候其实没有特别讲究,当时你只要喜欢嘻哈就一定是白色 Air Force 1 没有别的。那后来有点钱了,可以负担的起了,就会想说去买些 Jordan,但我经过那段时期后,现在却有点返璞归真了,我最近最喜欢是 Converse One Star,尤其又是搭载那种 Lunarlon 底的,那双超级好穿,真心推荐给大家,因为穿搭很容易,而且走路走一整天脚也不会很痛,CP 值超高的那种!

CooL:至于要穿的 hip-hop,老莫觉得哪项单品最重要呢?

老莫:其实满难选择的,以前我会说球鞋,但现在应该是帽子。因为我出门基本上一定是要戴帽子,我非常讨厌抓头髮,因为我觉得麻烦。虽然我还是会去专门的理髮厅剪好一点的头,可是要说真正会去花时间抹油头、涂髮胶的时间实在是一支手数的出来,大部分的时候就是起来,如果要出门了,就是去选帽子,然后再去挑说今天要搭配怎样的穿搭或球鞋这样,从头开始。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Snoop dogg 曾在节目上嘲讽 trap,想问老莫又是怎幺看待 trap 成为主流的现象呢?

老莫:我认为 trap 现在很流行,想当然尔就会引来许多的争论,像你刚刚举 Snoop dogg 的那个例子。可是我认为要完整的去讲这件事情,因为 Snoop dogg 在意的其实不是 trap 这个东西,他在意的是大家都用同样的方式在唱饶舌,他其实在意的是这个。那 Snoop dogg 的下文是说,在他们那个年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风格在讲自己的事情,比如说 Public Enemy 他们在讲 Fight the Power,比方说西岸的 G-Funk 是在唱比较 Gangster 的东西,那同一个时间你又有南岸的 Outkast 在做比较创新的尝试,然后 Geto Boys 也是用比较黑帮、灰暗的方式展现自己的风格,所以 Snoop dogg 在意的应该不是 trap 与否,而是饶舌歌手有没有去创新。那对于 trap 这个现象,我自己是认为,因为嘻哈音乐它比方说从 1973 年,这是目前大部分人认为它出现的时候,到现在其实已经四十几年了,它能够维持这幺久屹立不摇、甚至是说有越来越多人喜欢、越来越多人认识,我觉得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嘻哈有很大的弹性,它在每一个阶段,它的风格是会转变的,它会受到一些在那个时代一些製作人的影响,或着是说当代潮流的影响,导致嘻哈音乐会有一些风格上面的转变,可是我觉得到头来,这个就是一个阶段性的东西,那你说最后会留下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跟风的人,最后留下来的东西一定是真正有内容的,所以他才能成为经典。

CooL:那老莫自己最喜欢哪个阶段的 hiphop 呢?

老莫:因为我是听 90 年的嘻哈长大的,那个时代是影响我最深刻的时候,也因为我高中时期是在纽约住,当时打开电台就听得到嘻哈,每天对我来说就是冲击很大,而且我很喜欢一打开电台就能很轻鬆的听到嘻哈,这反而回到台湾后就没有了,所以因为这件事情,就让我变得很主动去挖掘我喜欢的音乐类型,因为我还是想要接收到更新的嘻哈音乐、和我在意的这些歌手又出了什幺新专辑这样。那对我来说 90 年代是个百花齐放的年代,尤其是在纽约,比如那时候有 Wu-Tang Clan、NAS、Biggie,然后东西岸战争打得又正火热,加上 Bad Boy 的崛起,Puff Daddy、Mase、Das EFX 这些人都是对我影响很深刻的风格,就是 90 年代的老东岸风格。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老莫之前会固定在浪 Live 开设教授饶舌知识的直播,当初怎幺会有这个想法呢?

老莫:这算是一个机缘,因为我一直都有在大学的一些社团教嘻哈类的社课,那时常我会收到一些讯息问说能不能请我去别的地方教课,又或着是说老莫开课的时间都刚好没办法去,问我怎幺办,那就在一个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浪 Live 里面的负责人,他就问我有没有兴趣在浪 Live 上开直播。当时我就想说能透过这样子的平台,只要有网路就能在线上跟我互动,然后我也可以分享我知道的这些嘻哈相关知识,就觉得满不错的,所以才会去试试看。那到后来,因为直播有他们的一些规定,就会有一些要求,那到头来就是比较可惜,没有办法继续合作下去,不过就在浪 Live 这个阶段结束之后,我现在是有和 KKBOX 合作,有替他们做些专访、写稿,也有帮他们编一些歌单。那其实做这些事情的用意,除了这是一份额外的工作外,我认为也是从另一个层面去推广这个文化和音乐相关的知识,这是我很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因为能把我知道的事情分享给大家,也能因为我的关係,让大家进一步去了解到嘻哈的相关知识,这对我来说是很快乐的事。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想知道如果要选出台湾饶舌歌手的梦幻五人,老莫的名单会有谁呢?

老莫:我会选热狗、大支、蛋堡、瘦子和熊仔。其实第五个人对我来说很难选,因为前面几个都已经是具备一定的创作量,然后也有累积一定的专辑数量、演出经历等等,可是像小人,他也是位很优秀的饶舌歌手,又会自己编曲,而我的晚辈熊仔和 BR 也都是我很喜欢的饶舌歌手,所以这就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如果要选梦幻五人的话一定要有所取捨,而我评断的标準就是要具备某方面的特质,或着是他有展现出一些可能性。那对我来说熊仔的可能性就是无限 (笑)。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中国有越来越多音乐祭会邀请许多饶舌歌手表演,老莫觉得台湾方面是欠缺了甚幺因素,让台湾饶舌不能像中国一样发展那幺蓬勃。

老莫:我认为这是在于你要如何去看待这件事情。首先第一个,台湾的嘻哈发展绝对是比中国大陆要来的早,而且我们在早期应该是说领先他们满多的。那在近年他们急速崛起的原因,当然很多是他们的资源、技巧都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再加上又有「中国有嘻哈」这样大型的节目去推动它,而且我们再讲一个现实一点的,就是他们市场非常庞大。我们台湾 2300 万人口其实就是他们一个大都市的大小而已,那你说要在这样的市场去达到跟中国一样的规模,我觉得是有一定的难度。但他们也不是一直以来都这幺喜欢嘻哈,在过去几年,他们音乐祭的主流还是以摇滚乐团为先,而且在中国唱饶舌还是会有一些议题上面的考量,他们会去净化或者审查你的歌词,也因为这个关係,所以饶舌在早期一直没受到中国官方的青睐,那我觉得也是因为真的有人把钱砸下去做「中国有嘻哈」,结果就让广大的网民都看到了,发现其实中国是有不少人才,也因为这样,就有很多明星从这个节目中产生进而浮上檯面,所以这些音乐节才来找他们。但我相信他们就算光靠在地下就能够维生的人也还不少,譬如假设是台湾巡演,北中南就刚好各一个,然后就结束了,可是他们的全国巡演是可以走到十几或二十几站,这个规模就是不太一样了,所以我们先天在市场规模上就是有点处于劣势,但因为我们同样都说中文,所以就中文饶舌这件事情来作评论,讨论说是不是我们的饶舌歌手比较不厉害,这我倒不认为,因为台湾在饶舌或嘻哈这块其实是有很多很厉害的人,但我们需要一个好的舞台。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老莫知道 stu sis 吧?你对他这个人有怎样的看法。

老莫:我觉得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就是会花很多时间去听大家的歌,然后去发表他的评论。可是我发现有的人会满在意他讲的话、甚至觉得他说的是很有影响力的,但我是觉得大家都把 stu sis 看的太严重了,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所以有的人因为被讲的比较不好听,会有一点生气,那我的建议就是放轻鬆,其实真的没有那幺严重,人家也不会因为他说了什幺,就不会去听你的歌呀,真的喜欢你的人还是会喜欢你,那讨厌你的人你也不用想着要去取悦他们,就做自己就好了。那我自己认为他愿意花这幺多的时间去听这幺多人的歌,也是满值得尊重的啦,满酷的,欢迎你来评我的歌 stu。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老莫有喜欢中国哪些饶舌歌手嘛?

老莫:我先讲两个好了,Young Cee 还有 Lu1。跟 Lu1 其实是结缘在 StreetVoice 的年代,那时候他还没发行专辑,而 StreetVoice 在 2000 年中期有个非常辉煌的时候,那时候大家还不太用 youtube,台湾和中国的饶舌歌手其实同样都在那个平台上面把自己的歌曲上传上去,也因为 StreetVoice 有个排行榜,就单纯是用歌的好坏在决胜负,这也真的满好玩的。而在那个时候认识了 Lu1,他的风格就是比较灵巧,也会讲究押韵,主题也不是那种逞凶斗狠的,对我来说就比较对味,比较能贴近生活。之后我们也有一些音乐上面的合作,在前期的其中一次合作,就是我跟 Lu1,还有一位是当时「不可抗力」的成员 Young Cee。那首歌叫 ”不能带你去”,当时听完我有点吓到,因为 Young Cee 最后的押韵安排其实是非常非常的狂,就是很紧密而且相当工整,然后他不是只押一个,他是句中也有押、句尾也有押,还是两个字以上的双韵!我就在想说这幺 chill 的一首歌,你怎幺会这幺猛烈的押,但我后来发现 Young Cee 的风格其实就是这样,他就是一个押韵魔人,这我真的只能说 respect,因为他是真的花时间去想说该如何去押韵,然后去创造一些新的饶舌想法或概念,他真的是那种硬底子的技术派。所以前几个月,我刚好有机会去担任 Lu1 在杭州音乐节的嘉宾,那 Young Cee 和 Lu1 就来接待我,然后这也是个机会让我进一步和 Young Cee 相处到,也发现说他真的是个很真性情,也很低调及谦逊的人。另外我一定要推荐一下 Jony J,因为其实他很久之前就有在歌里面写到我,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前阵子,有人问我说 Jony J 之前有在歌里面写过我你知道吗?我说我真的完全不晓得!当然后来我就有去听,但其实就我去到中国的经验,我并不是在往脸上贴金,可能正是因为我开始唱的时间比较早,我有听到中国一些饶舌歌手说他们小时候就是听我的歌才开始创作、或者是说受到参劈的创作影响很深。那听到时我就觉得很诧异,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们的音乐会传到这些地方去,甚至说是会去影响到一些现在这幺厉害的饶舌歌手,那我是觉得满荣幸的。另外像是 C-block 我也觉得他们很屌,我很喜欢他们的风格。那中国地大物博嘛!相信还是有许多很厉害的饶舌歌手是很杰出可是也许没有那幺出名,那台湾其实也是同样的情况。

独家专访  代表参劈的学院派饶舌巨擘 ─ 老莫 ILL MO

CooL:那想请老莫推荐一些台湾新生代的饶舌歌手。

老莫:我想要先推荐两个团队,一个是 DATS DA SHIT,这个团队成员人满多的,他们走的风格就是比较属于 90 的感觉,比较 retro,不像现在大家都用 trap,对我来说比较对味啦!因为我老人家嘛(笑)。那他们的歌听起来很顺,可能也是因为人数多的因素,所以创作量还满旺盛的,我满看好他们在未来的一些发展。然后再来比方说像 BMK,是来自花莲的一群小朋友,我觉得他们整个 crew 有把那种 squad 的感觉做出来,在表演的时候是会很投入的年轻人,很有活力也很有创意。讲到个人的话我想推荐我的学生 YK,他是团战的冠军也是ㄧ位非常厉害的饶舌歌手,从我开始带他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是完整的饶舌歌手,那他去参加团战或是中间发行的一些歌曲,只是去把技术磨得更强健而已。另外一位是兔子先生,除了之前有翻唱过 Ty. 的凹造型,他也是有非常多鬼点子和创意的人,但你去看这两个人,他们的类型和我是非常不一样,可是这就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我在带社课的时候我也是尽量去鼓励他们说做自己想要做的,不要觉得说一定要像谁,只要做你喜欢的就好。那我觉得他们都满努力的,所以我很期待他们未来的发展,然后在圣约翰我也有个学生叫 Black Mic,风格也是走比较 90 的感觉,前阵子才刚分享他个人的首支 MV,我觉得还不错。其实台湾饶舌有好多年轻人,现在唱饶舌的人真的好多,所以要我一个一个的去 follow 实在是有点困难,所以对我来说,我身边能够看到、接触到的大概就这一些人,推荐给大家,有兴趣的话都可以去找找看。

听着参劈的 “used to love her” 后再来咀嚼老莫访谈的文字,他对 hip-hop 的热爱豁然开朗,尤其是在谈及 “学院派饶舌” 之时,老莫讲到这句 “如果说你今天很喜欢一件事情,你是不是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研究它、去了解它,然后关于它的所有事情都会想要知道” 让我特别印象深刻,这也是编辑我极力想要传达的事,因为只要喜欢 hip-hop,你真的就会想办法去 diggin 它的很多事情,再当你看的越多、接收越多讯息之时,你更能对 “知识” 感到敬重。

而在华语饶舌扶摇直上之时,Worldpeace 编我想要介绍的不能只有新生代的饶人,毕竟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没有那群 underground 的先锋为华语饶舌打下地基,甚至去做专研韵脚、筹办社团之类的事情的话,现在我们恐怕认识到的嘻哈都还只是英文!当然编辑刚刚讲的话是有些夸张,但真的绝对不能否认那群人对台湾饶舌的贡献及付出。而老莫一直都是编辑我想要访问的口袋名单,先不论他 OG 的身份,因为老莫现在的作为已经够让我 respect 了!除了于大学及高中社团担任社课导师,传道授业 hip-hop 知识外,老莫更在外文网站撰写文章,向世界介绍台湾的嘻哈!此般做为实在让编辑我对老莫 ILL MO 钦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