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 编辑时间: 2020-07-23
  • 浏览量: 431
  • 作者:

距国蛋上一张专辑《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已有一年的时间,而在其中,国蛋除了到中国 12 个城市做巡迴演出,也回到了台北及台南举办演唱会,甚至在 16 年的六月开始,一个谜样的品牌「NUTS」正式上线 Instagram,其叙述栏也表明了 “cooked by GDN”。这看似由国蛋主导的品牌,也令编辑好奇是不是如同顽童和玖壹壹一样,心想「难道 Gordon 也想要抢食服饰的这块大饼?」,此外,编辑也听说了国蛋正在準备新专辑的消息,就基于这些对国蛋 Gordon 的好奇心,编辑前往了颜社,与国蛋进行了访谈 …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想谈国蛋接触饶舌的故事,也好奇 Dr. Paper 的由来,怎幺会叫自己纸博士。

国蛋:其实刚开始接触到饶舌是听到 Eminem,我记得是国中时无意间在电视上听到的,因为平常没有听过这样子的音乐,就特别感到激动和兴奋,感觉饶舌歌可以表达很多东西。后来就陆续接触到中文的饶舌歌曲,像大支、热狗他们,才发觉原来也可以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做出这样子的音乐,而且这音乐里面的歌词是很具有感染力的,然后是很直接的。

因为我是台南人,刚开始对这音乐有兴趣的时候,就有去参加很早以前人人有功练举办的活动,当看到那些老前辈在 Battle 或表演时,我就对那种舞台魅力很着迷。不论是在台下当观众、或现在自己在台上表演,都很享受大家一起投入在音乐里的感觉,正因为这样子,让我越来越喜欢嘻哈,所以到后来也开始创作。而 Dr. Paper 这个名子,其实就是我和迪拉胖无聊乱想的,想说饶舌歌手不都要有个 AKA 吗?但也就不知道要取甚幺。刚好那时候我很喜欢捲纸方面的东西,也恰巧有个饮料品牌的谐音吧!所以就取名叫纸博士这样,但那时候没有上网去 google,纸博士好像是卖卫生纸的 (笑)。

国蛋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饶舌表演。

国蛋:我小时候很喜欢看表演,是因为觉得当时人人有功练的大哥哥们都穿得很帅!以前他们的店门口都站着好几个穿那种很大的球衣,而那时候我也只是个小弟弟,算是个顾客,所以我心中就会偷偷觉得「这些大哥哥好帅」,就穿得很帅又很有态度,所以我去看他们的表演就像去看偶像的感觉。

如果要说看过真的很扯的表演,我觉得是在美国吧!就表演的人也很扯,然后台下的观众也是一样,儘管在不 high 时候他们也会自 high,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文化上的差异带给我很新鲜的感觉。相较之下在台湾、大陆的表演,感觉观众就少了那种真心是要动起来的感觉,我自己是这样觉得,但在美国看到的表演,他们的观众是真的会动起来的那种,不过各有好坏,像现在台湾、大陆的表现也满适合我们比较内敛一点的文化,但在美国看了那些表演真的算是开了眼界。

想请问国蛋是看了哪个饶舌歌手的表演。

国蛋:我是去看 Joey Bada$$,其实进去听的人都还满年轻的,就大概都 20 出头,所以他们活动力就很旺盛,他们有一首歌中间就是要弄个圆圈,有点像要 battle 那样子,然后当 beat、鼓一下去的时候,大家就要往里面一起冲撞。但我当时看到那个冲撞我是立刻往后退,想说「他们在干嘛?」,后来才发现这算是他们的一个梗吧,就每个演唱会都会有的梗。

另外我觉得也是因为文化上的关係,在美国看表演就会少了很多限制。比如说在大麻合法的州,整场表演就是很夸张,你会觉得说「你这真的是只抽了大麻吗?」,就真的是很扯,到了散场的时候,你会看到地上都是各种药的包装呀、捲菸头呀,或纸屑那种,反正是个挺有趣的体验。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全心投入饶舌事业的国蛋,觉得饶舌最能吸引你的地方是什幺。

国蛋:我觉得吸引我的地方就是 ”我可以真的说出我想要说出的话”,把想法放在我的歌词里面。我认为饶舌是用一种押韵的方式来叙述自己的一些心情,以我来说,我比较多是喜欢写以我心情去延伸的事情,即使今天有个事件闹得很大,但假如他没有让我心情有所变化的话,我也不会对这个题材感到兴趣。

我的作品很能反映出我在创作时的心情,也因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出一些作品,所以如果你是一直都有在 follow 的话,这会像是一种旅程吧!一起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地方你会发现到大家的脚步都会是满一样的,当大家在某个年纪的时候都可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和挣扎。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国蛋的饶舌音乐最想要传达给听众什幺?

国蛋:我的音乐其实就是在表达我的心情,所以我不会去预设听到的人会有着怎样子的感觉。我也不会有「今天我要写出一首悲伤的歌来感动全世界的大家」、或着「写出一首快乐的歌来取悦所有人」的想法,我觉得听众会跟歌曲有共鸣就是在心情上的部分,正因为是歌词传达得很合适,而不是倚赖多厉害的韵脚或一些没能直接影响到听众内心的东西。

所以我不会去预设听众听完会有怎样子的感觉,我反而会喜欢我有一首歌,有些听众会觉得这是一首开心的歌,但有些听众却觉得是首悲伤的歌。我喜欢大家对一首歌会有着不同的看法,而不是侷限我的这张专辑就是要快乐或悲伤,毕竟我们也不是每天都快乐或悲伤。所以我不会去期待传达给听众甚幺,反而会更想知道听众的 Feedback。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长时间置身过饶舌起源地的国蛋,在那趟求学过程中有没有对你的饶舌想像产生改变呢?

国蛋:其实有,因为像我在纽约最好的朋友,他居然原本是我的粉丝!就原本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是我到纽约的第 2 天因为打卡,他就有向我打招呼,然后聊久后自然地变好朋友。我才发现说,儘管在时差 12 小时外的地方,都还是会有人听到我的歌,因为我在去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纽约会有人听过我的歌、会知道国蛋这个人,这让我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东西不是白费,也越想激励自己创作出更多的东西,所以才继续选择做音乐。就在纽约让我更确定了「我喜欢做音乐」的这件事情,因为我也不想要当个正常的上班族,或以我的求学过程来说,我不想只是当个工程师,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头,儘管那些道理我懂,但我不想为了它付出我的青春岁月。

因为台湾接触饶舌的观念毕竟与美国不同,那国蛋真的留学在纽约时看到他们对于 hip-hop 的态度,跟你在台湾时认识的 hip-hop 有怎样子的不同之处。

国蛋:我觉得差别真的是很大,比如说在三年前的台湾,你走进一间服饰店听到它在放嘻哈,你会觉得「哇!这间店放嘻哈欸」;反之在美国,当一间店不放嘻哈你会想说「蛤?这间店居然不放嘻哈」。譬如像在纽约的 Zara 还 H&M ,它里面是有 DJ 的,DJ 是要在那边上班,然后放歌给那些 shopping 的人听,这让我觉得很酷,因为音乐对他们来说真的就像空气和水一样,不管是电视或广播打开,接触到的都是嘻哈或是跟嘻哈有关的东西,甚至是美国人最喜欢看的运动,也是跟嘻哈有着很大的关係,所以相较之下,整个文化是和在台湾认识的有着很大的不同。就开了一个眼界,也真的知道了为甚幺他们的运动和嘻哈这两个东西是那幺紧密、而且都还那幺强盛的道理所在,因为其实这两个都互相有些关联,像在美国会看到饶舌歌手,像 Snoop Dogg 或 Ludacris 去上体育节目,在上面当球评乱臭嘴,但在台湾你只会看到开球的,并不会看到饶舌歌手去上电视分享自己的意见或评论。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听说国蛋近期正在筹备新专辑,想请国蛋向 CooL 分享一些新专辑的讯息。

国蛋:因为前一段时间都在沉澱自己,现在就是要把那些想法转换成实体的文字,所以现在都有陆续在产出作品,大概已经完成了两、三首吧,但对我来说,因为还没有定案一整个专辑的框架,所以这两、三首最后也不一定会收录在这次的专辑,但就是把前一阵子沉澱到的东西先记录下来,然后想办法做出来给喜欢的人听到。

那新专辑可能会像《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一样,词曲的部分都自己完成吗?

国蛋:因为这张算是我第一张的录音室专辑,不会像 mixtape,所以要考量的地方就会比较多。我会把我编得东西,带着我的色彩的元素投入到这 project 里面,但还是会找一些跟我比较 match 的製作人,去一起完成适合的歌曲。所以目前专辑没有想说要从头到尾都自己来,反而想藉由更多人的力量,让第一次的录音室专辑更加丰富。

那想知道新专辑中会加入现在火红的 trap 元素吗?

国蛋:我觉得有可能吧!因为我目前也没有做到像 trap 的歌曲。我觉得 trap 就是很有能量的歌,但不管是需要很 turn up 或是比较阴沉一点点的,你所要表达的情绪都要够强烈,才有办达到歌词和 beat 是有融合的样子,那我自己是不会排斥去尝试 trap 的曲风,但主要还是看和其他歌曲有没有互相呼应,或是有没有满足我专辑里的故事,这是我比较在意的地方。

这次的专辑会不会像《GDN EXPRESS》一样,是用比较特别的方式呈现呢?

国蛋:是会想用些别具巧思的方式呈现,但也因为是第一张的录音室专辑,我觉得还是要保有 CD 的样子,但我还是会想说怎样子设计会比较创意一点,可是目前专辑还没有一个定调,所以或许要等到专辑完成七、八成后,透过跟製作人与设计封面的团队开会,才能知道会有怎样子的火花产生。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想问国蛋有没有自己的穿搭 icon 呢。

国蛋:我比较喜欢看球员穿什幺,或是球员私底下怎幺穿。像我很喜欢 Carmelo Anthony 穿的样子,他毎个场合都有不同的穿法,该正式的时候也可以穿得很正式。

那 Westbrook 的穿搭你欣赏吗?

国蛋:我觉得他很勇于的表现自己,这就是最重要的!就不管今天穿了什幺衣服,只要勇于表现自己都会是帅的,不是有张图片是一边是陈冠希一边是个老头,我觉得这就是自信所散发出来的感觉!今天要是你内心觉得自己穿这个很帅,你也不会去管别人说这潮不潮流,那才是最适合你的东西。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国蛋在 Underground 已经有独霸一方的样子存在,想问国蛋对饶舌创作有没有想要挑战尝试的地方。

国蛋:未来会想要跟不一样的人合作,像是乐团形式的、或着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合作的唱歌类型等音乐人,当然这些在未来都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只是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到来,但目前就是全心的投入在新专辑的製作中。

那国蛋有没有自己很想要 feat 的歌手?

国蛋:我自己不太常接触到新歌,更尤其是嘻哈之外的,因为我所接触到的渠道不多,所以我并没有办法去得到那些资讯。另外一点是,当然我也会从脸书上的朋友转发看到乐团或是谁的新歌,但我坐在电脑前面就不会想把它点开,不是说不好,而是我不太会去尝试听新歌,反而更喜欢我偶然听到、然后那首歌我很喜欢,才再去找说是哪个乐团或是哪个人唱的。

我不知道怎幺去叙述这种感觉,就有一种怕去听到新歌,尤其像现在会怕听到新歌,因为如果很好听的话,会担心自己在创作的时候也不小心变成那样子。所以有时候我会让自己刻意不听歌,或是不听别人唱什幺,只听纯音乐的东西。那假如我会知道哪个乐团很红,是因为讨论度还是大家看得到的,你看到很多人转贴你就会知道那是讨论度很足够的,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去把他点开 (笑),对我来说,我更喜欢保留那种无意间认识到的感觉,这样才会细细地去品尝它。

所以国蛋平常听 instrumental 大于歌曲?

国蛋:也不是,但我的歌单是一直 repeat 的。譬如说我今天找到我很喜欢的艺人,我就会把他以前的歌从头到尾的全破,但破完之后,就要等下一个能打动我的艺人出现,那在这段期间就是以前喜欢的歌一直轮迴。像我最近很喜欢纽约一个叫 Dave East 的人,所以这半年来我每天就是 Dave East,觉得他真得很厉害、很帅,儘管半年之后也会开始很慌,每天都是 Dave East,但我自己也感觉其实有那些就够了,因为我每天听歌的时间也就那幺多,当然也还在期待那种无意间碰撞到能打动我的音乐,很期待那种兴奋感。

那近期有没有碰到哪位华语歌手是有打动到你的?

国蛋:不是说褒自己人,但我觉得是英宏。像去年,我去中国大陆巡迴 12 个城市,在表演开始之前都是在放颜社的歌,比如说夜猫组、英宏或颜社老的歌,尤其夜猫组和英宏放的居多,因为也是在打歌期。而我在后台的紧张感,正因为英宏的好几首歌,能让表演的紧张感稍微沉澱下来。其实这也是我想要传递给听众的,能让我的音乐同样带给大家在某个情况下,无意间地发现这音乐是可以让你沉澱下来的时候,你会觉得这音乐是种解药。像我在巡迴表演那时候,当听到这些歌放出来,我跟小胖、DJ Bo$$ 和鸡腿饭就会开始在后台闹,像是乱唱之类的,但就是可以抒发那种紧张焦虑感,也连带得让自己该做得事情做得更好。

独家专访  来自颜社的饶舌良药 ─ 「国蛋 GorDoN」

如果有梦想的目标,国蛋希望达到怎样子的成就。

国蛋:我想要达到的是真正的无忧无虑!就是不用为了任何东西而烦恼,不用为了感情、生活、甚至人生的生老病死烦恼,要是真的可以的话 (笑)。

那音乐方面呢,会对奖项有目标吗?

国蛋:奖项我不敢说 (笑)。当然奖项是大家都想要,但我不会一定要有「拿个甚幺奬来光宗耀祖」之类的想法,反而更想让我的音乐能够慢慢的感染人、感染大家,不管在做任何事情也好,能够因为我的音乐,让听众可以在成长的路上改变些甚幺,我比较想做到这样。

编辑很喜欢国蛋的音乐,儘管接触到他的第一首歌是他还满后期的《外面有点冷》,但当时一点开 youtube 听到时,就深深被他低沉的嗓音着迷。尔后慢慢的挖掘国蛋的作品,心中越相信 “GorDoN 出品就是质感保证” ,国蛋他让人着迷的地方很多,有些人觉得是他带有磁性的声线、或是很东岸的 Flow 等,但最令编辑成瘾的点是在国蛋的文字,假如蛋堡是善于 “刻划对感情的想像”,那国蛋过人的地方就在于 “描绘个人心境的写照” 上头。就像国蛋比喻的 “音乐像种处方,在某个情况下你会视为解药”,而对编辑来说,国蛋的乐曲带有着最上等的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