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的控诉》:历史真相与记忆创痕交织的正义旅程(2015)

  • 编辑时间: 2020-06-10
  • 浏览量: 627
  • 作者:

《名画的控诉》:历史真相与记忆创痕交织的正义旅程(2015)

  前阵子在华山文创园区展出的「真相达文西‧天才之作」画展,因一位男孩不慎跌跤而压破的油画作品《花》,衍生一连串画作真伪、市值、来源到保险求偿、展场规划与修复技术的诸多争议,沸沸扬扬的讨论之声和这天外飞来一拳的意外,让此展名符其实成为全台备受瞩目的「特展」。

  每当我们走进美术馆、博物馆,除了从审美鉴赏与理论分析的角度欣赏艺术作品,可曾对其文字说明与背景注解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名画的控诉》(Woman In Gold)就是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编,透过国宝级画作的归属争夺带出德国纳粹压迫犹太人残酷历史的电影。

  犹太妇女玛莉亚‧阿特曼(海伦‧米兰Helen Mirren饰)为了从维也纳美术馆拿回属于她的家产──《艾蒂儿肖像一号》(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在一次次向美术馆与奥地利政府当局週旋的过程中,重返家族荣光、纳粹残害、惊险逃亡的记忆,让她惊觉,可惧的历史创痕并未随时间流逝而消弭,因此加深她追求迟来正义的决心,与年轻律师兰迪(莱恩‧雷诺斯 Ryan Reynolds饰)展开小虾米对抗大鲸鱼的旅程。

  这部电影以一位年轻律师兰迪和玛莉亚搭档的组合,凸显不同世代各自拥有的历史记忆,《艾蒂儿肖像一号》对玛莉亚来说,是最亲爱的婶婶遗留在人世的印记,象徵着她曾拥有的富丽幸福、充满欢笑的青春时光,还有当年逃离奥地利时无法一同带走父母的罪恶与遗憾,这幅画承载着她一生对亲情、生活、自我与国族认同的种种情结,更何况身为法定继承人的她怎能让婶婶的画像被囚禁在伤心地,任由奥地利官方堂而皇之的展示婶婶,却掩藏这幅画背后的残酷历史,无论如何她必须将婶婶(画像)拯救出来;然而,玛莉亚的案子对兰迪来说只是他看在母亲份上勉为其难接下的任务,直到他发现这幅画的惊人市值才大改态度积极打这场几无胜算的跨国官司,兰迪未曾经历德国纳粹的残暴年代,直到他陪着玛莉亚重返奥地利,一步步深入其家族历史,才被那腥风血雨的过往震慑惊恸,激起他对这场官司奋战到底的决心。

《名画的控诉》:历史真相与记忆创痕交织的正义旅程(2015)

  海伦‧米兰和莱恩‧雷诺斯的多场对手戏中穿插不少自然又幽默的互动、对话,舒缓了严肃议题可能带来的沉闷与压迫感,值得一提的是,导演赛门‧柯提斯(Simon Curtis)善用海伦‧米兰沉思的神情做为跳接时空背景回到二次大战的任意门,让我们看到儿时的玛莉亚如何被温暖丰厚的亲情灌溉,成年后又如何在婚礼上享受达官显要、名门贵族簇拥的祝福;此外,当玛莉亚回到伤心地─奥地利时,所到之处犹如回到当年家族的繁盛、纳粹军队穿行大街小巷的肃杀、逃亡时的心惊胆颤,今昔画面的对比、融接,处理得相当自然,让观众随着玛莉亚的步履仿若历经一场时空之旅。电影中有一幕是玛莉亚的婚礼上,众人开怀唱歌舞蹈的欢乐画面,当音乐与歌声随着激情高涨而越来越大时,我们在舞步空隙间若隐若现听见了另一极不协调、僵硬、整齐划一的节奏,那是军靴踏步声,儘管画面仍停留在舞宴上,但情绪却已被导向不安与焦虑的恐惧氛围中。

《名画的控诉》:历史真相与记忆创痕交织的正义旅程(2015)

  《名画的控诉》剧情结构单纯,重点在突显历史的真相与正义的伸张,玛莉亚和兰迪与奥地利政府缠讼多年的官司经历重重阻碍,最后取得胜诉的过程相较前面花了大篇幅酝酿堆叠的家族憾恨在此刻似乎显得轻描淡写(与在法庭展开激烈厮杀的预期大相逕庭),感受不到吃尽苦头终于平反冤屈畅快淋漓,但就整部电影想要传达的主题来说却是指向清晰的,它带领观众思考,这幅华丽画作中的美丽女人是「谁」?她不仅是画中人,她的故事、她的历史、以及她从何而来?

《名画的控诉》:历史真相与记忆创痕交织的正义旅程(2015)

  看完了《名画的控诉》,我们是否在「真相达文西」特展中那幅被压破一个大洞画作的种种争议落幕后,能以更深层的眼光去欣赏这些历史悠久的艺术作品,以更多面向去了解它们背后蕴藏的故事。

电影资讯《名画的控诉》(Woman In Gold)-Simon Curtis,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