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社区的力量」:美国阿兹海默症协会,四大面向营造失智友善

  • 编辑时间: 2020-06-27
  • 浏览量: 238
  • 作者:

茱莉安・摩尔(Julianne Moore)藉由演出电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而得到影后的殊荣,而电影的核心议题:失智症倡议,正是美国阿兹海默症协会(Alzheimer’s Association,以下简称协会)与电影合作的关键。

倡议什幺?从协助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学习如何帮助失智症患者、促使一般民众了解失智症这项疾病到塑造失智症患者生活友善的环境等。这一路上可说是千辛万苦却分秒无法怠慢。

一年2,590亿美金的沉重支出,最贵且还会更贵的成长趋势培养「社区的力量」:美国阿兹海默症协会,四大面向营造失智友善
协会倡议文宣。

「这个令人眩目的天文数字肯定是最有感的数据。」协会北加州与北内华达州分会的社区教育推广经理张珮宁苦笑道。「政府每五元美金就有一美金是花费在失智症的医疗照顾支出上。」这样惊人的数据,倘若不积极作出应变,负担只会越发沉重。

除了金钱的沉重外,社会因为对于失智症缺少了解而造成的误解冲突,更是侷限失智症患者生活的主因。「曾经有一位罹患失智症的男士,因为行为的混乱而被不友善的对待,混乱后来变成了攻击行为,而他却因此受到枪击。」张珮宁语带哽咽地描述着。然而,社会中每天又有多少次这样的冲突,只起因于大众对于失智症者行为的错误理解?每次的冲突,都会带给失智症者更差的回馈,使他们受挫、生气、抑郁,日复一日,原本属于他们的湛蓝天空,早已乌云密布,而且无处可逃……

我们不禁想问,有没有能够同时解决支出问题,又能够替失智症者找回蓝天的方法?

培养「社区的力量」,四大面向营造失智友善环境

那首要的应变重点在哪里?协会着眼于「社区的力量」。失智症影响最深的就是生活,而与生活密不可分的则是社区环境。当社会将失智症归给医疗,许多不必要、可以改善的花费从此而生,更何况,失智症者究竟是住院的日子多,还是生活于社区的日子多?

反过来想,许多存在于社区的互动,只要做出小小的改变,就能够替失智症者减少许多生活困扰,甚至是情绪危机。因此,协会做出若干改变,只为建构一个又一个的失智友善社区。以下笔者挑选四项改变进行描述。

首要反应员,在紧急状态时直接给予必要协助

首要反应员训练(First responder training)对象针对能够在社区执行紧急危机处理的团队,包含警察、消防队、紧急医疗团队等,目的在于当失智症者出现一般民众难以招架的紧急行为时,首要反应员能够快速安抚失智症者情绪,确保其行为不会造成危险,并且有效连结社区资源。

举例来说,当一位失智症者因为迷路而走到另一个不熟悉的社区时,当他找上警察求救时,警察就不会因为他混乱的行为而给予不必要的刺激,甚至是拔枪对他大喝,将他制伏在地,而是做出有效的言语引导,同时连结协会给予协助。

拥抱独居失智症者的亲友照顾圈

亲友照顾圈(Care circle)主要透过协会的协助,替因为环境不友善而选择独居不外出的失智症者,建立能够提供他诱因重新对外产生社会参与的社区亲友圈,透过连结亲友以及在地友善团体,给予更多社会参与可能。此外,协会也会安排家访,提供相关的居家安全设备以及需求服务连结。

从保险业里培养失智症个案管理师

以护理师、社工为主要对象,并隶属于保险公司底下,这样的特殊配置,有利于专业个案管理师以强化失智症患者的财务管理协助,同时顾及周全的照顾规划协助。而透过这样的实战培训,预期产生的专业实务工作者,也越能够转换成为相关失智症专家。

以加州为例,同时拥有联邦保险Medicare与州保险Medical的高龄者很多,透过如此的失智症个案管理师配置,也能够更有效的早期辨识出失智症的可能族群,及早予以协助。

串联各科医师,强化失智症早期确诊

医师外展计画(Physician outreach)旨在强化各科别医师对于失智症患者行为以及症状的理解,以利各科别在医院以及社区看诊时更有效的分辨失智症可能患者并且顺利促使其正确就诊、确诊。

举例来说,一位自述肠胃不适的患者,在肝胆肠胃科医师面前出现失智症相关症状及行为时,能够及时被该医师辨识,并且以适合的说词引导该患者转诊至脑神经内科进行更进一步的检查,而不是因为有科别的分野,造成一次无效医疗。

即便成为失智症者,也想看见湛蓝的天空

透过这四项改变,协会企图发觉更多「社区的力量」,在多面向的安排与串接下,促使社会能够更有效的包容失智症,也从专业人员的跨领域突破开始,作为指标以薰陶大众,并带领社会氛围,迎向一个失智症患者也能够像过往一样,自在享受湛蓝天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