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千兆元战争,全球企业减碳大备战

  • 编辑时间: 2020-06-14
  • 浏览量: 323
  • 作者:
一场千兆元战争,全球企业减碳大备战

台湾不是联合国气候会议参与国,但面对全球暖化,却不能置身事外;不仅因为不减碳,就要被赶出供应链、被经济制裁,更因减碳是身为地球村一分子应尽的责任。

3 月 25 日的苹果春季发表会上,执行长库克(Tim Cook)仅简短发言便将主持棒交给环境部门主任丽莎‧杰克森(Lisa P. Jackson)。在来自全球的科技厂商、投资法人与媒体前,这位美国国家环保局前局长指出,为了达到减碳目标,苹果工程师已设计机器人连恩(Liam)来回收产品零件,「连恩可自动侦测并拆解手机,并将各个元件依序分类回收,甚至再利用。」在它背后的投影萤幕上,机器手臂敏捷地拆下诸多细小螺丝、SIM 卡匣,而苹果产品也为此採用可扩充升级的软体、更耐用的材料,以期达到完全回收;最后更以「再生」(recycle)收尾,揭示了苹果对环境减碳的决心。

国际企业减碳备战
苹果、微软、Google 积极变绿

为摆脱「毒苹果」指责,库克近来积极整顿代工厂,要带领整个供应链转型绿色减碳,製程也逐步改採再生能源发电,就连号称「最强 4 吋手机」iPhone SE,也几乎无关技术创新,反而是用以解决供应链库存、避免浪费。

有节能减碳压力的不只是库克,巨大机械工业执行副总经理兼财务长杜綉珍透露,儘管捷安特一直是节能减碳单车风潮的引领者,也陆续投资超过 5,000 万元台币实验单车共乘系统,打造出台北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但捷安特却因为没有以此争取碳足迹或碳标籤,2015 年遭到国外基金经理人写信来抱怨,甚至扬言要减码。「因此,今年捷安特的《企业社会责任(CSR)报告书》中,将更强调减碳作为。」杜綉珍苦笑。

汽车产业对于减碳议题也相当敏感。和大工业董事长沈国荣,几年前到国外参加供应商大会,同业聊着彼此做了哪些环境减碳项目、怎幺认证碳足迹。他本来只在一旁聆听,突然有人问,「和大做了什幺?」他一时说不出来很尴尬。回台后,他找专业顾问团队,一方面做碳盘查,同时蒐集同业和品牌车厂特别重视哪些减碳项目?如今和大的几项轴类产品甚至可以达到碳中和,也让和大能从一家小零组件工厂,跃升为特斯拉(Tesla)的合作伙伴。

为什幺近 2 年来,上至产业龙头、下至投资法人、製造出口商,都积极为减碳备战?因为他们真的尝到苦果了。

「下雪了!」才刚度过人类有温度纪录以来最热的 2015 年,但今年 1 月 24 日清晨,台湾各地低海拔的都会区,竟飘下冰霰。儘管低温只维持短短 1、2 天,却已让长期关心气候变迁的专家、学者忧心忡忡,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无节制地燃烧石化能源,排出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氧化亚氮、甲烷、氢氟碳化物、氯氟碳化物及六氟化硫等)已改变了大气浓度与气流方向,造成气候极端异常,才会在短时间内从极热到极冷。

今年初,德国慕尼黑再保险(Munich Re)发布年度气候变迁报告,指出 2015 年圣婴现象在世界各地造成热浪、洪水等天灾,约 2 万 3,000 人丧生,财物损失 900 亿美元(约 2.9 兆元台币;2014 年为 1,100 亿美元,约 3.5 兆元台币),其中包含了 27 亿美元的保险理赔金。「今年圣婴现象不仅会加强,还会伴随反圣婴现象,恐将造成更大的损失。」报告指出。

在台湾,虽然趋势并不明显,每年因颱风洪水而造成的产险理赔金额,也将近 20 亿元台币。因此,2015 年 12 月 12 日,195 个国家代表再次齐聚法国巴黎,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 21 次缔约方会议(COP 21),订出了比 1997 年《京都议定书》更严格的减碳目标。

中国与美国紧张了
逼近暖化临界的摄氏两度

19 年前的《京都议定书》,根据大气科学研究与预测,要求当时先进国家应带头减量碳排,未来世界均温必须降低到比 1990 年排放量低 5.2% 的水準,让世界均温增加不超过摄氏 2 度,人类才不至于灭绝。

「一旦超过摄氏 2 度,暖化就不可逆,很快就会升高到 3 度、4 度,高到摄氏 6 度就是地球浩劫。」安侯永续发展顾问公司总经理黄正忠语重心长地说。

根据伦敦经济学院教授狄亚兹(Simon Dietz)4 月发表的模型估计,气候变迁将导致全球资产减损 2.5 兆至 24 兆英镑(约 116 兆至 1,100 兆元台币),但若能将温度控制在摄氏 2 度以内,损失压低在 3,000 亿英镑(约 14 兆元台币)以下,还包含企业减碳成本。因此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不但不能超过 450 PPM(百万分率,浓度计量),还要降到 400 PPM 以下。

然而,由于当时最大排放国美国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而中国也因过度追求经济成长,大量开採煤矿及使用石化能源,不但导致空气细悬浮微粒 PM 2.5(直径 2.5 微米)浓度过高,戕害人民健康,累计排碳量甚至已超过美国。使得即使欧盟积极减碳,但只要中、美未加入,全球减排目标便形同具文。

大限逼近得比想像快。根据世界银行估计,若要达到目标,碳强度减缓速度一年必须达到 6.3%,但如今海平面已升高 19 公分,2015 年 5 月,在北极的二氧化碳浓度竟首度超过 400 PPM,离不可逆的摄氏两度加速接近,中国与美国终于紧张了。

因此,在 2015 年底的《巴黎协议》上,以中、美为首的参与国代表们达到共识,致力将温室气体浓度再降至 350 PPM,让温度增幅缩短至摄氏 1.5 度以内。同时也扩大参与对象;不仅鼓励国家自定预期贡献,也期许企业自愿加入。

《巴黎协议》为碳定价
人类史上首见全球总量管制

本次金融业参与度特别高。为了延缓气候暖化速度,全世界须投入 1 兆美元(约 32.5 兆元台币)发展清洁科技,但如今只有 2,500 万美元,势必要由金融业扮演集资、引资要角。「我们正站在石化能源转向再生能源时代的转捩点上,从高碳产业迈向低碳产业,一定要靠资本市场来操作,才能更顺利促进转型。」资诚永续发展服务公司董事长朱竹元指出。

更重要的是,儘管并未列入《巴黎协议》条文,但环境损益、气候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讨论甚嚣尘上,只要有超过 55 国或碳排佔全球比 55% 以上的国家,在 2017 年中以前加入由国际货币基金(IMF)所筹组的碳定价领导力联盟(The Carbon Pricing Leadership),「为碳定价」就成为正式协议,碳金融势必成为显学。

换句话说,明年中以后,碳将成为史上第一个进行全球总量管制的项目,各国排碳都必须受限于配额之内,国家以下再依产业分发配额,又以高碳排产业如能源、建筑、製造、运输优先列管。若排放量比配额少,可转卖给其他需要的企业;超过配额之外的碳排,就要课税或到碳交易平台上购买排放权。

台北大学自然资源与环境管理研究所所长李坚明分析,碳有价化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碳税,台湾叫能源税,「学理上,碳税的税率应反映排碳的外部环境造成的损失,但看到其他国家的经验,却往往是政治协商的结果,」他指出,澳洲曾订过一吨碳的碳税要价 23 澳币(约 580 元台币),税率过高反而让美意夭折。

另一种碳价是指碳交易,由市场供需状况,以及企业边际减碳成本来决定。减碳技术高、能源效率高者通常就是卖方,技术低的就会是买方。

据 IMF 统计,目前有 40 个国家、20 个地方政府落实「碳有价化」制度,列管约 70 亿公吨、将近全球八分之一的温室气体。但由于碳交易是有总量上限的交易(cap& trade),如果市场总量浮估,碳价就会崩跌。但若严格列管,碳价又会快速上涨,因此碳价会随管制强弱、减碳成本高低、天灾发生多寡而起伏。

不作为后果很可怕
台湾碳交易上路至少要 5 年

黄正忠指出,全球也有上千家企业把排碳视为经营成本,对内实施碳费,如微软、Google 所有部门都得经过严格盘点,算出碳成本,并提出减排目标,不足之处就得另外花钱去买碳权。碳盘查的过程非常细微且琐碎,但却让微软 3 年前便宣布产品都达到碳中和,抢先取得低碳经济优势。

反观台湾,斡旋多年,2015 年能源三法:《温室气体减量法》、《能源管理条例》,以及《再生能源条例》终于通过立法;依据环保署规画,初期将优先列管钢铁、化学、油电燃气、水泥业等高碳排放产业,受影响的上市柜公司约一百多家;半导体、营建、航空、製造等产业则须进一步评估。然而,政府作为却因为政党轮替而转趋保守。

李坚明指出,台湾虽然不是《巴黎协议》参与国,无法参与相关机制,也不能参加国际碳交易市场,但为了替地球尽一份心力,环保署《温管法》中也规定台湾的减碳承诺,2050 年前温室气体排放量要降到 2005 年排放水準的 50% 以下,即二氧化碳总排放量比现在降低 1.24 亿吨。若以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欧洲气候交易所碳价每吨 5.24 欧元计算,台湾若完全不作为,不仅要为此付出 234 亿元台币外购排放权,还可能面对国际经济制裁。

亚洲现行碳价仍偏低,但最触动敏感神经的,却是碳权配额分配,光是要和产业沟通可能就至少要花 2 年,「台湾碳交易上路,恐怕还需要 5 年。」李坚明评估。

然而,台湾能等那幺久吗?「全球平均温度比上个世纪升高了 0.9 度,而台湾都会区年均温则上升 1.5 度;台湾人,你有什幺资格不紧张?」朱竹元语重心长。